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件疑难问题研究

  发布时间:2017-6-8 12:20:32 点击数:

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件疑难问题研究

—主观认定的客观化问题

 

内容摘要:主要研究伤害致死案件中主观认定的客观化问题。由于该类案件有其是介入因素存在的案件主观认定存在较大困难,加之直接性等理论的适用,目前该类案件主观认定有客观化的趋势。本部分分析了主观认定客观化的现实表现及历史渊源,也介绍了相反观点,即主观论观点。最后笔者提出了主客观统一的观点,同时分析了主客观之所以不统一的原因,以求对症下药。

关键词:故意伤害致人死亡 主观故意 客观化

一、  主观故意认定的客观化趋势

(一)现实表现

在复杂的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件中,如上述介入因素存在伤害致死案件中,因为介入因素等特殊情况的存在,不仅使得客观方面如因果关系的认定出现困难,而行为人的主观心态的判断则更加困难!

在实践中出现了以客观方面认定为主导,来推导推定主观的趋势,也就是故意的客观化趋势。

依据台湾实务见解,“结果加重犯之要件主要有二:一是基本犯罪与加重结果之间具备相当因果关系,二是加重结果之客观预见可能性,而客观预见可能性的判断依附在相当因果关系上。”[1]

故意的客观化趋势。许玉秀教授指出,所谓行为人的预见可能性在客观归责的决定作用,只是一个假象,它不是决定于人类意志的支配可能性,而是决定于行为人的行为是否制造了足以引起构成要件上法益侵害结果的法律上重要的风险。[2]客观归责论者多主张客观的故意概念。陈兴良教授也指出“而认定犯罪的司法进程,恰恰是以行为为起点的,首先确定是否存在构成要件的行为,能否将某一结果归因于该行为,然后再考察行为的违法性,追究行为人的责任。这样一个路径,正好是从客观到主观的思路”。[3]

我国,如在刘震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件中,最高院在答复意见中认为,“根据司法实践,刘震的伤害行为作为其中一个诱因,与汪辉的死亡结果之间存在刑法上的因果关系。”

对于是何种因果关系并没有释明,如果是条件因果关系,则应进一步分析实行行为本身的危险性以及行为人的主观心态,并审视主客观是否一致。但在答复意见中,对实行行为危险性以及主观心态只字未提。

(二)历史渊源

1、自陷禁区理论(versari reillcita),根据该理论,行为人如果做了不被容许的行为,如同踏入了禁区一般,必须要对禁区范围内发生的一切后果负责。[4]

2、间接故意理论,该理论为意大利学派所主张,该理论认为如果基本犯罪行为依据一般经验具有足以导致加重结果的一般危险倾向,那么行为人对结果负故意之责。

3、认诺理论,该理论是18世纪末普鲁士普通法时代提出的观点,与上述间接故意理论由客观推定主观不同,认诺理论将推定的基点放在基本犯罪的故意上,该理论认为,行为人于基本犯罪故意中有对于加重结果之预见的认诺,如对于一定之故意犯,推定其故意包含了对于盖然结果发生的预见。[5]

4、故意与过失理论

该理论为费尔巴哈所提出,其将故意分为确定故意和不确定故意,当行为人意图设定在侵害多数特定法益时,行为人对结果皆有不确定故意,即当行为人预见或可能预见他的行为可能造成另一个更为严重的违法结果时,可以认为造成的结果的意思决定是一种经由故意所确定的过失。

总结:由上可以看出,由于主观认定之困难,历史上出现的理论中,自陷禁区理论根本不考虑主观因素,其他理论则重在推定,或由行为的客观危险推定主观心态,或由基本犯罪的故意推定主观心态。

二、 主观论观点

主观论与客观论的对立一直存在,主观论重视行为人主观心态本身,注重主观本身的独立价值。与客观论中客观主导主观的思路截然相反。

黑格尔认为“内在形成外在的过程中,往往夹杂着一些不经意的细节,因而外在的行为是一个多样的组合,但是和组合中各种细节无法分离,而能确定行为本质,属于行为共通特质的,是包含在故意之中的意图”。

台湾许玉秀教授也指出“客观面的判断经过主观面的判断之后,有可能被推翻。---,而有效的判断是从主观面开始判断。换句话说,从行为的主观面开始判断,才知道要选择哪一个客观的构成要件作为判断的依据”。[6]

三、本文观点:主客观统一

笔者认为,在认定思路上,笔者并不否定先客观后主观的思路,但认为鉴于该类案件大多存在介入因素的复杂性,需对主观要件进行独立审视,必要时主客观要件反复印证是否达到统一。就殴打致特异体质人死亡案件而言,尽管客观认定出现复杂局面,此时不妨单刀直入,直接审问一下行为人的内心,或许结论会更直接、简单些。要研究主客观统一问题,首先要研究的是在伤害致死尤其是存在介入因素的案件中,主客观不能够统一的原因,方能对症下药。

(一)主客观内容不统一的原因分析

1、适用因果关系理论的不统一。如殴打致特异体质人死亡案件中,如在客观分析时,运用条件说或者相当因果关系说的客观说,是有可能会认定因果关系存在的,这是采取了扩张的思路。

但是在分析行为人主观心态时,又觉得主观恶性并非严重,觉得认定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又过重,又采取了限缩的思路。

出现上述矛盾并非偶然。在分析客观层面时,是将行为与死亡结果直接关联,毕竟人命关天,容易出现在分析因果关系时进行扩张的趋向。

但在分析行为人主观心态时,更多的是关注行为人行为当时的内心,此时与客观结果之间被暂时分离,此时的趋向是限缩的。

换句话说,上述扩张与限缩的表达,可以用事后与事先的角度不同而代替。

如果想做到主客观的统一,应保持客观认定与主观认定适用理论的统一,还是以殴打致特异体质人死亡案件为例,在该类案件中,殴打行为本身并非严重,且特异体质在外表上不易发现,根据上述特点,在主客观认定时,均以事先的角度认定是合理的。笔者认为,这也是相当关系理论中的折中说在日本成为通说的原因之一。

2、犯罪结构理论选择的不一致

如上所述,结果加重犯的结构有单一说、复合形态说以及危险说。

如果在客观认定与主观认定时,采取不同的学说,可能会导致不一致。

以追赶他人致人溺亡案件为例,在分析客观层面时,采用的是危险说,强调行为本身特别危险性的直接实现。此时的分析是一体性的分析。同时这种一体性的分析对于“故意+过失”的结果加重犯结构是持批判态度的,认为该模式没有同想象竞合犯区分,无法体现加重处罚的根源。

但是,在分析主观层面时,此时却要面临基本犯罪的故意以及对于加重结果的过失认定这一惯常认定模式,这是二分法的分析模式。此时,但从形式上客观层面的一体性分析与主观层面的二分法分析看就已经出现脱节。

再来回顾一下陈兴良教授对该案的分析角度。陈兴良教授认为行为人没有造成被害人伤害结果(甚至连身体接触都没有),所以该案没有伤害行为存在,行为人就没有故意伤害的故意。陈兴良教授在分析该案时,实际运用的是复合形态说的分析思路,主客观分析的思路在形式是一致的,虽然结论值得商榷。

通过前文分析,持刀追赶致人跳水溺亡,认定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应是合适的。那么就存在这样的尴尬,在持刀追赶致人溺亡案件中,重点是对客观层面的分析,运用直接性说或相当因果关系说都会得出肯定的结论,对于主观心态的分析处于从属甚至是被忽略的地位。如果真的去研究基本犯是什么心态,对于加重结果是什么心态,发现竟然无所适从,原因很简单:客观方面的分析强调危险性的实现,是一体性的分析,而分析主观时是二分法的思维。

针对这种客观方面分析一体性产生的矛盾,陈玉秀教授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客观归责论者多主张客观的故意概念。这也是台湾实务界,主观分析依附于客观上相当因果关系认定的原因。

换句话说,既然主观不好处理,就以客观认定为主吧。

(二)如何解决主客观统一问题

首先,对于伤害致死案件,应尊重司法实践中客观方面分析中相当因果关系理论、直接性理论的一体性分析的现实。这种一体性分析强调审查行为的特别危险性,与想象竞合犯相区分。符合该类案件的特点及司法实际。

由上,故意的客观化有其存在的现实土壤。

其次,不应忽视对主观方面的独立判断。客观方面的先行、主导判断并非没有限制,客观分析应受制于主客观统一的基本原则。

1、不同案件,主观方面的特点会有所不同,决定了客观分析的取向。如殴打致特异体质人死亡案件,主观上的殴打心态以及特异体质表面的难以发现特点,决定了客观分析时采用事先的角度更为合理。

2、应保证量的一致性。

如上,故意伤害致死案件中,客观分析强调行为的特别危险性的实现。与客观相对应,主观分析中的故意、过失,也与一般案件的故意、过失在量上有所区别。

这种量的定位的研究,目前正在展开。在此前提下,应当将结果加重犯的过失理解成必须是已经达到重大过失程度的轻率过失。[7]

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是指行为人出于严重加害他人身体健康的故意,实施相应的重度加害行为。[8]笔者认为这种量上的强调是符合法理的。

回顾一下殴打致特异体质人死亡案件以及持刀追赶致人跳水溺亡案件,会发现前者的争议远大于后者。这与两类案件行为情节、主观心态量上的差别不无关系。

参考文献:

[1]        陈兴良:《判例刑法学》,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

[2]        许玉秀:《主观与客观之间》,法律出版社2008年第1版。

[3]        郭莉:《结果加重犯结构研究》,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13年第1版

[4]黄祥青:《轻微暴力致人死亡案件定性研究》,载2016年《法律适用》第三期。

[5]台湾蔡慧芳:《德国刑法结果加重犯中基本犯与加重结果直接性的理论学说》载《LotharPhilipps 教授七十大寿祝贺论文集》,台湾神州图书出版有限公司,2004年。

                                      (字数:3700字)



[1]台湾蔡慧芳:《德国刑法结果加重犯中基本犯与加重结果直接性的理论学说》载《LotharPhilipps 教授七十大寿祝贺论文集》,台湾神州图书出版有限公司,2004年。

[2]台湾许玉秀:《主观与客观之间》,法律出版社2008年第1版,第170页。

[3]陈兴良:《判例刑法学》上册,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139页。

[4]台湾许玉秀:《主观与客观之间》,法律出版社2008年第1版,第321页。

[5]郭莉:《结果加重犯结构研究》,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13年第1版,第129页。

[6]台湾许玉秀:《主观与客观之间》,法律出版社2008年第1版,第32页。

[7]郭莉:《结果加重犯结构研究》,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13年第1版,第175页。

[8]黄祥青:《轻微暴力致人死亡案件定性研究》,载2016年《法律适用》第三期。


上一篇:贪污贿赂司法解释表格整理 下一篇:
相关文章
  • 没有找到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