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例股权贪污案背后

  发布时间:2016-3-4 9:39:08 点击数:

首例股权贪污案背后的反腐“集结号”

2013年12月31日 11:16
来源:法律与生活 作者:何照新 袁硕

原标题:首例股权贪污案——背后的反腐“集结号”

执行记者/何照新 特约撰稿/袁硕

2013年,在中国反腐历史上,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自“重速度、要广度”的“打虎捕蝇”行动开展以来,公款宴请现象大幅减少,官员不敢再佩戴名表,行事开始低调。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代表大会召开后,落马的副部级以上官员有12名。2013年11月18日,中纪委监察部官方网站公布的数据显示,各省区市共查处违法违规案件1.4万余起,1.6万余名干部被处理。

老虎”固然可怕,但让民众感受切肤之痛的是小官小吏的不正之风和腐败。一旦这些小官小吏由“蝇”变“虎”,更是国家之祸。

某国企下属公司董事长徐阳就是在2013年被拍掉的“苍蝇”。近期,徐阳因以稀释国有股权的方式变相贪污国有资产而获刑14年。这起由北京市西城区 人民检察院查办的贪腐案件是北京市首例以股权贪污为定罪依据的案件。此案的定案,无异于给那些妄图借机敛财的高智商“苍蝇”当头一棒。

国企董事长的敛财算盘

徐阳今年57岁,上海人。他的父母是退休老干部。在良好家庭环境的熏陶下,年少的徐阳顺利地考上大学,毕业后到一家国企驻上海分公司——海建公司工作。由于能力突出、谈吐文雅、善于沟通,徐阳逐步从一名普通职员升为海建公司总经理。

海建公司的人力资源部每年都为公司盈利。看到商机后,总公司决定成立一家专门运作人力资源的贸易公司。总公司上层决定让徐阳兼任这家新公司的董事长。

2001年9月,海建公司出资90万元,另一家由海建公司控股51%的国凌商务公司出资10万元,共同成立海宏人力公司(简称海宏人力)。公司的注册资本为100万元,徐阳被任命为公司法人代表。

此时的徐阳已经在海建公司摸爬滚打了20余年,通过提拔人才、累积人脉,逐渐有了以自己为向心力的领导团队。只要是徐阳认定的事,很少有人提出反对意见。权力的膨胀让既担任海建公司总经理又兼任海宏人力董事长的徐阳有了新的打算。

2001年12月,为了享有特定地区的税收优惠政策,海宏人力更换注册地重新注册登记,并让当地一家名为环城公司的企业代海建公司持有46万元股 权,相当于海宏人力23%的股权;但环城公司并未实际出资。为了让海宏人力进一步享受中外合资企业的优惠政策,环城公司将这23%股权转卖给了一家新加坡 企业。虽然这一交易经过工商变更,但是,没有实际付款行为。

2002年,海建公司持有的海宏人力股权被法院冻结。徐阳作为海建公司总经理,为了保证海宏人力继续控制在自己手里,考虑引入一家新的公司控制股权。

利用职务便利空手套股权

2003年6月,徐阳找到做生意的朋友胡天,让他作为法人投资成立东华公司。实际上,东华公司是空壳公司,既没有实际资产,也没有办公地点。徐阳是公司幕后实际操控人。在东华公司注册成立的过程中,徐阳已经提前在海宏人力的董事会上为东华公司的投资入股做好铺垫。徐阳向海宏人力领导层介绍,东华公司 资产雄厚,颇有背景,与其合作有利于海宏人力的业务推广。

为了能侵吞、稀释海宏人力的股权,徐阳开始想办法筹措资金。他先向朋友借来70万元将海宏人力增资至170万元,而后又开始利用自己是海宏人力法人 代表的职务便利,分4次从海宏人力私自挪用了160万元资金出借给东华公司,让东华公司反过来收购海宏人力的股权。这其中包括,2003年10月,在徐阳 的指示下,海宏人力以借款的名义转给东华公司11万元资金。东华公司收到资金后将其中的10万元用于购买国凌商务公司在海宏人力的全部股权。东华公司入股海宏人力时,虽然海宏人力的注册资本为100万元,但是,当时的净资产已经达到400多万元。

2004年2月,徐阳继续冒险行事,再次挪用海宏人力70万元出借给东华公司。东华公司用该笔款项归还海宏人力第一次出借的11万元,并用余下的 59万元归还徐阳第一次购买海宏人力股权时向朋友借的钱款。此时,东华公司经一次70万元增资、一次10万元购买国凌商务公司持有的海宏人力的股权,从而 掌握了海宏人力的80万元股权,占海宏人力注册资本170万元的47%。

2004年8月,徐阳又要求海宏人力两名高管出资30万元为海宏人力增资至200万元。这两名高管按照徐阳的安排成为公司的自然人股东。此时的东华公司占有了海宏人力注册资本的40%。

2006年,徐阳在海宏人力董事会上提出,为了加强企业竞争力,要将公司注册资本进行扩充,即将海宏人力账户内可分配利润的800万元全部转化为企 业的注册资本,使注册资本达到1000万元,各个股东的持股比例保持不变。经过此次增资,东华公司所掌握的股权达到400万元。

东华公司从一家没有资金的空壳公司转变成持有400万元国有股权的盈利公司,徐阳为此可谓煞费苦心。在东华公司对海宏人力投资的过程中,徐阳利用职务便利,操控整个公司董事会,诱导董事会通过东华公司投资入股的议案。这使原本属于上级单位海建公司控制的大量资金在计算持股比例时被忽略,从而使得东华公司获得了超过其投资所应得持股比例的份额。相应地,原本属于国有的持股比例就受到了损害。

首例股权贪污定罪“苍蝇”

2010年,根据国家政策,需要关闭一些国有企业,这其中就包括海建公司。海建公司在清算资产后查出徐阳贪污国有股权的事情。国企总公司开始向徐阳追缴国有股权。然而,徐阳总是编造各种理由,拒不将股权交回。

随着追缴力度的增大,徐阳在上海咨询了多位法律专业人士。有人告诉他,交出股权会被追究;不交股权,现行法律不会对其定罪。为此,徐阳抱着赌一把的想法,通过不当手段直接买断了自己的工龄,使自己脱离了上级主管单位的管理。

徐阳这只吞噬国有资产的“苍蝇”能否飞出法网呢?

2011年8月,国企总公司向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举报,海宏人力董事长徐阳涉嫌挪用公款、贪污国有股权。最高人民检察院将该案交北京市人民检察院查办,后北京市人民检察院交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检察院反贪局查办。

经查证,海宏人力的国有股权经过几次股权转换后,股权构成竟然出现戏剧化的一幕:海建公司占22%、东华公司占40%、新加坡公司占23%、海宏人力两名自然人股东占15%。由于海建公司涉及一起纠纷,其持有的海宏人力股权中有7%曾被法院拍卖,剩下的15%也在徐阳买断工龄前被他卖掉了。

这样一来,在案发时,海宏人力的所有国有股权都被徐阳以种种方式全部“处理”,徐阳硬是把一家几乎完全国有控股的海宏人力变成了国有资产一分不占的企业。

2012年12月4日,徐阳被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检察院以贪污罪、挪用公款罪提起公诉。检察院指控称,徐阳在担任海宏人力董事长期间,先后4次挪用公 款160万元提供给自己控制的东华公司,后又指使东华公司用此笔款项向海宏人力投资成为股东,在其过程中操纵董事会、稀释国有股权,贪污123万元。

2013年4月18日,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宣判。法院认为,被告人徐阳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公共财物数额在10万 元以上,且挪用本单位资金归个人使用进行营利活动,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贪污罪、挪用公款罪。最终,徐阳被法院以贪污罪、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14 年。

宣判后,徐阳提起上诉。2013年9月6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维持了原判。(文中涉案当事人与公司均为化名)

后记

挽回亿元国有损失

承办此案的检察官李怀玉介绍说,股权贪污能否作为定罪依据,一直是我国司法界争论的问题。在徐阳案定案前鲜有判决先例,因此,很可能面临巨额国有资产损失难以追回的局面。而海宏人力只有被法院拍卖的7%股权和徐阳最后卖掉的15%股权是合法操作的,可以通过民事途径解决,剩下的78%股权追缴起来存 在很大的难度,尤其是环城公司代持并卖给新加坡企业的23%股权。由于这些股权只是在形式上存在,并未对海宏人力的实质业务构成影响,因此,这两次股权变更只有徐阳和几位公司高层知晓。随着时间的流逝,了解真实原委的人越来越少。

针对现实中的紧急情况,检方通过前期大量的工作,多次找到相关当事人和徐阳的家人商谈此事。最终,两名自然人股东和新加坡企业的负责人同意将股权交回,加上东华公司控制的股权,海宏人力78%的股权已经被全部追回。

李怀玉说:“根据司法会计鉴定,这部分股权在2010年年底的价值已经达到了7000多万元,这还不包括鉴定没有体现的固定资产升值。如果把它算进去,再加上这两年市值的变化,我们已经为国家追回了1亿多元的损失。”

数读“法网捕蝇”

近年来,贪腐之“蝇”案件大量涌现,暴露了基层干部违规问题的严重性。下面的数字让人触目惊心。

人数

1.6万名干部被处理

2013年10月2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反贪污贿赂工作情况的报告指出,2008年1月至2013年8月,全国检察机关共立案侦查贪污贿赂犯罪 案件151350件,涉及198781人,提起公诉167514人,有罪判决148931人。通过办案,为国家和集体挽回经济损失377亿元。立案侦查县 处级以上国家工作人员13368人,其中厅局级1029人、省部级以上32人。也就是说,省部级以下被查处的“蝇”达到1.3万余人。

2013年11月18日,中纪委监察部官网发布“各省区市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汇总表”显示,截至2013年9月30日,各省区市共计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14839起,16699名干部被处理,其中3721人被处以党纪政纪处分。

类型 公车、吃喝、婚丧为违规主类别

汇总表将违反八项规定的14839起案件分为7大类。其中,违反公务用车使用规定的案件最多,达4851件,占总案件的32.69%;公款大吃大喝案件共计820件,占总案件的5.53%;大操大办婚丧喜庆案件共计688件,占总案件的4.64%。

级别 村干部成违规“重灾区”

在16699名被处理的干部中,乡科级占96.29%。在3721名被处以党纪政纪处分的干部中,乡科级也占95%。数据表明,村官已经成为违规“重灾区”。


上一篇:已确权但未登记过户给本单位的不动产可以成为贪污罪的犯罪对象 下一篇:行贿罪中的“为谋取不正当利益”辨析
相关文章
  • 没有找到相关文章!